双鸭山信息港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游戏

寬帶中國部署未來8年發展目標及路徑1

来源: 作者: 2019-05-02 08:25:40

摘要:將寬帶真正拓寬,不僅要解決技術、市場方面的問題,還面臨頭緒繁雜的現實困難。想要彌合景象與現實之間的差距、讓寬帶真正加寬,可謂任重道遠。

日前,国务院发布“宽带中国”战略及实施方案,意味着“宽带战略”上升为国家战略,宽带首次成为国家战略性公共基础设施,也为民们描绘出一幅激动人心的景象:接入百兆宽带后,下载一部2GB的高清电影,快只需两分钟左右;在云端下载一个200MB的文件,用2M宽带需要近15分钟,换成100M宽带,只需不到20秒。

当然,将宽带真正拓宽,不仅要解决技术、市场方面的问题,还面临头绪复杂的现实困难。想要弥合景象与现实之间的差距、让宽带真正加宽,可谓任重道远。

——编 者

误解

速不等于带宽,宽带就像公路,会受路宽、高峰期等因素影响

随着光纤入户不断普及,宽带速度越来越受到重视,但很多民的体验并不尽如人意,运营商号称10M、20M的带宽,在用户看来常常大打折扣,“说是10M,能达到4M就不错了。”

对于民的吐槽,一些运营商表示“很委屈”。“带宽和速其实不是一个概念,”鹏博士电信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吴少岩解释,用户通常理解的速指络下载速度,运营商所说的速度是固定宽带接入速率,其实不等同于用户使用络业务时体验到的实际速率,即用户终端到业务服务器之间的速率。

“而且,带宽标注的计量单位与络下载速度的计量单位不一样,不知道的用户可能会误解。”吴少岩介绍。事实上,2M带宽指每秒2兆比特(即2Mbps),而用户使用的一些实时测速软件通常显示的是用户下载时的速度,其计量单位是每秒千字节数,这两者是1:8的关系,所以2M带宽对应的是256KB/s的下载速度,4M对应512KB/s,10M对应1280KB/s。但这些是理论速率,实际要比这略低些,“2M宽带的下载速度若能达到200KB/s左右,就算正常。”

他把宽带比喻成公路,既有高速公路也有辅路,在不同宽度、不同等级的公路上开车,车速肯定不同。而且在高峰时段和非高峰时段车速也不同,堵车的时候肯定变慢,这跟高峰上时段速会变慢一个道理。

影响“车速”的因素很多。首先是络自身问题。用户想要连接的目标站地点的带宽不足或负载过大,站服务器的并行处理能力不够强大,难以承载较多用户的访问,都会让用户感到速较慢。另外,卡、路由器以及DNS设置毛病,甚至防火墙的过多使用都会让宽带“变窄”。

另一方面,用户使用的宽带测试站及软件也不一定靠谱,歌华有线市场营销部主任韩霁凯介绍,“用户以公的测试站来测试宽带,其实没有太大的价值,同一台电脑、同一时段,不同测速工具测出的结果往往天差地别。”

差距

大陆速只是中游水平,市场竞争不充分、基础设施落后是主因

纵然用户体验与运营商带宽有差距属于正常现象,但大陆地区平均速不怎么快却是不争的事实。

2013年年初,工业和信息化部牵头成立宽带发展同盟,8月16日,宽带发展联盟发布期《中国宽带速率状况报告》。报告指出:今年上半年我国宽带用户进行络下载时的平均速率为2.93Mbps,上海的平均下载速度,达到4.28Mbps,也是超过4Mbps的省分。

2011年在香港调查显示,当时香港宽带市场的主流服务宽带已到达100M,费用为每个月121港元。如果每月多交30港元,就可享受到1G带宽。截至2011年5月底,香港宽频的1G用户已经突破1万户。“与内地上明显的区别,是上视频站看电视剧,基本不会有等待时间。”家住跑马地城和道的王先生说。

根据全球的内容传送络商Akamai公布的2013年季度报告,全球平均连接速率为3.1Mbps,中国大陆的平均连接速率为1.7Mbps,排名全球第九十八位。韩国的互联速全球,到达14.2Mbps;日本和中国香港排在第二、三位,速分别为11.7Mbps和10.9Mbps。

整体来看,大陆的平均速在全球处于中等水平,与发达国家和地区仍存在较大差距。

造成大陆“宽带不宽”的原因有很多种,宽带市场竞争不充分是主要原因之一。中国电信、中国联通、中国移动旗下的铁通3家电信运营商是大陆宽带市场的骨干运营商,占据绝大多数市场份额,很多民营运营商、中小运营商只能向上一级络运营商租用带宽进行经营,可发挥空间很小。“主要运营商都这么垄断了,你用也得用,不用也得用,它们哪有提速降价的动力?”一位不愿具名的民营运营商负责人说,他希望政府多制定一些扶持中小运营商的政策,给予更多支持,“其实我们可以发挥鲶鱼效应。”

事实上,讨论三大运营商垄断问题还需要考虑一个条件——普遍服务。“不像韩国、新加坡等小国,中国太大,偏远地区幅员辽阔、条件复杂,3家运营商承担了普遍服务重任。如果对民营运营商开放骨干,同时又没有相关制约措施,它们可能只会在人口稠密、市场发达地区低成本进入,这一样不符合公平竞争原则和全民共享的精神。”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、博导曾剑秋说。

此外,基础设施落后也是不得不说的客观限制。韩霁凯介绍:“传统铜缆的传输速率比较小,理论上可达到10M,而且信号不稳定;而光纤的传输速率快很多,可以轻松达到1G。”目前,我国大多数宽带仍是铜缆接入。据工信部数据显示,截至7月31日,我国光纤入户、光纤入办公室用户到达3159.5万户,在宽带用户总数中只占到17.3%。光纤覆盖率不高极大制约了用户的上体验。

趋势

光进铜退是主流,技术问题不大,现实困难需多方调和

8月17日,“宽带中国”战略及实施方案发布。到2015年,城市和农村家庭宽带接入能力基本达到20Mbps和4Mbps,部分发达城市到达100Mbps;到2020年,城市和农村家庭宽带接入能力分别达到50Mbps和12Mbps,发达城市部分家庭用户可达1Gbps。

在具体操作上,各主要运营商纷纷布局,在继续扩大光纤络覆盖的基础上,加大既有络光纤化改造步伐。

“光纤无疑是解决当下宽带速度的利器,中国宽带要提速,技术上问题其实不大。”中国联通负责人介绍,目前,北方10省已有超过15万栋商务楼宇和75万栋住宅楼宇实现了光纤改造,普遍到达了百兆速率接入能力。而在上海、广州等经济发达地区,100M宽带也已不新鲜。因此,业内人士分析,要实现“宽带中国”战略实施方案中2015年、2020年的预期目标,业内在技术上是很有信心的。

吴少岩认为,“宽带中国”战略落地实施的挑战是光纤入户,光进铜退面临很多现实问题。原来的ADSL全部要改造成光纤,一是投资巨大,二是耗时很长,三是进入小区改造线路有各种各样的问题需要协调,从管道改造、与物业调和进入小区到与居民调和入户,这些问题对运营商来说是很大的挑战,对整个战略的实施有很大的影响。

柯震东吸毒在看脸的时代可能复出吗图
轻寒薄暖暮春天樱桃红了枇杷渐黄组图
3岁女童爱眨眼睛原是患上干眼症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