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娱乐

裹小脚祖母的自由恋爱故事

2018-09-15 09:57:48

一直以为自由恋爱是五四以后的新事物,就像鲁迅在《伤逝》中所写,一个新青年从外国电影里学来求爱的举止,向一个神往自由爱情的新女性跪一条腿信誓旦旦。然而这名新青年涓生最终从“爱要不断更新”的体验里,遗弃了新女性子君。

在我自由恋爱的年纪里,我曾听我的一位导师说,五四时期那些自由恋爱的,如徐志摩们,并没有真正享受到幸福,倒是那些包办婚姻的,如胡适们,倒不见得吃什么亏,反而是赚了婚姻和爱情几样。

为此我一直闷闷。因此也一直关注女性与爱情、婚姻的关系。自然,它们是两回事,只有在我那不谙世事的年纪才会混淆。然而,从来没有混淆的年轻人有吗?在中国的媒妁时代,年轻人自己通常无法做主,想来父母认为年轻人性虽然成熟,性的后果和责任却不能预料吧,还不如以规矩一刀切,直接把婚姻责任用条件规范化,媒妁之人则有据可依,用条件谈条件,只等年轻人服从规矩,把性和生育管理起来就好了。

无论是自由恋爱还是媒妁之言,似乎都不完美。归根到底,性是一个不安全因素,放任自流和约束规范,爱都难成形体——爱情到底是什么样的形体呢,不仅可以感觉到,而且可以持久把握?这样的追问本身,就是远离了爱情的本质。我思,故我爱,也许它就是我们生命成长的奇遇。它有无数的后果和可能。

想到这样的层次,就需要更多经验和事实来印证。有些事实打破了我们的想象,比如说,我们以为裹小脚时代女人是最没有自由的,所以不会有自由恋爱。然而,我母亲的回忆录改变了我的观点。我母亲讲述她的祖母,我的老祖宗,竟然是自由恋爱结婚的!我的老祖宗向我母亲面授机宜,认为自己选择自由恋爱是错误了,但那是爱的错误,爱的后果她只能用一生去承担。她得到了什么呢?得到了我母亲的理解和孝顺,一种生命承担的崇敬。而且事实上,我父母是半媒妁之言半自由恋爱结婚,一生虽然性格不和却婚姻稳定家庭幸福。在我不谙世事的年纪,我被自由的爱情冲昏了头脑,一点儿不开窍。父母的说教对于不谙世事的年轻人,可说是对牛弹琴。但是,自由恋爱的美好,如果没有去自由体验过,有如何知晓?

自由恋爱,爱情,它的力量和后果,古往今来,有多少动人的故事。我妈妈的《祖母》,裹小脚时代女人的自由恋爱故事,是其中之一。

祖母

杨佩莲

祖母是1965年去世的,享年84岁。祖母20岁嫁到杨家,那时我祖父已是40岁了,但他和她是自由恋爱的。

我祖父是裁缝师傅,一年到头在外面缝衣服,他的缝衣技术很高,专做官服,当时的官服要雕龙画凤,提云架雾,绣花等等。他在离家十多里外的左家塘,进去做工就是十多年。左家几代当官的,我祖母是左宗棠的第五代曾孙女。时间一长,天天在一起,小女孩爱上了裁缝师傅,裁缝师傅也爱她。当时祖父向左家提出求婚,但左家没同意,不是嫌他地位低,而是担心他一个做手艺的人较穷,没产业,以后老了不好过日子。左家说:“只要你能置得几十亩田地,也可以嫁给你。”

祖父于是努力工作,积累了一笔资金,后来一口气买了20亩田,盖了新房,直到40岁那年将祖母娶回家。祖母个子高高的大约有一米七左右,小脚不到三寸长,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,在当时是顶漂亮的姑娘。而且祖母也聪明能干,后来生育了三男两女。祖父长期不在家,一个女人带五个孩子多不容易呀。祖父六十岁就去世了,丢下五个孩子,最大的才十五岁,没有一个成家的。祖母含辛如苦的撑起这个家,嫁出去两个女儿,收回三个媳妇,将陪嫁的贰佰块银圆防老用的花得所剩无己。

我父亲是长子,在家作田,守住祖父的家业。大叔从小跟祖父学缝衣服,也是较好的缝衣师傅,只有满叔游手好闲,祖母也不批评他。后来我大哥到了读书年龄,也不肯他上学,要他在家干活。满叔和祖母每天早晨拿着扫把或棍子,一人拦一张门,不准我大哥去上学。后来我大婶想了个法子,叫我大哥先背着狗粪箢箕出去收粪,然后她将书夹和饭菜从厕所的窗口递过去。这样持续了半年,就这样在大婶的帮助下读了半年书。

我大叔大婶都是心地善良的大好人,特别喜欢侄儿侄女。大婶她生了一个跟我同年的女孩,就是老跟我一起玩的堂妹,比我小十个月。小时候我老在他们家吃住玩耍,有时妹妹也到我家来玩,我家房子小,又是独立门户的危房,一点也不好玩。婶婶家是在大湾里,住了七八户人家,满叔家也住那儿,小时候在我的心里那里就是天堂,是父亲和我们六兄妹出生的地方,高贵豪华的地方。是因为我的出生,我这女孩的出现被迫离开的,当时父母流下了热泪,恋恋不舍的,祖母的威严,做儿子媳妇的没有理由不离开。羊有跪乳之恩,鸦有反哺之义,孝顺儿生孝顺子,离开就是孝顺,顺从老人的意,当家的有当家的难处,俗话讲:树大开叉,人多分家,那是理所当然的事。

后来大婶告诉我说:“满伢子,你就是在这屋子出生的。你妈将你生在厕所的地上,要是生到茅坑里就没命了!”我好奇的问大婶:“那我们家为什么不住这儿,这里又大又宽,还不漏雨。”大婶说:“唉,你去问娭咀就知道了。”我那时哪敢去问娭咀(就是祖母),我到她房子里去玩她都骂人,她不喜欢我。小时候我看到祖母有些害怕,总觉得她是个巨人,那么高,也从没见过她的笑脸,所以见了她就象老鼠见到猫一样。

土地改革后,我们家分了四间房子,父亲又建了一间大厨房,集做饭、吃饭、烤火于一体,还建了间杂房放柴草、关猪。住房终于解决了,父亲留着最好的房子请祖母过来住。那时候再看祖母,好象比原来矮小多了,也没那么严肃了,还经常亲切地叫我满伢子。我放学回家有时间,就到她房子里看看她,有时送些自己采的野果子之类的给她吃,有时送些抓回的野糊葱、野磨菇、小鱼、小虾之类给她改善生活,因为她是自己开小灶。她可高兴啦,终于见到了她老人家的笑容,其实,笑起来是那么的和蔼可亲可爱。

祖母自己在大湾里那么多房子,为什么父亲还要接她过来住呢?因为她的房子分给了两个叔叔,自己只留了间朝北的,冬天冷得很。大叔大婶孝心虽好,但两口子身体都有病,大叔三口之家日子过得也很艰难。大婶是哮喘病,冬春季节咳得下不了床;大叔风湿关节炎,走路都是一拐一拐的,一个女儿还没成人,就是和我一样才上小学一年级的堂妹。晴天放学后,我俩一起上山爬柴,下田寻猪草。解放初期,满叔是当地的土改干部,本身工作很忙,整天在外面不回家,哪还顾得上自己的老娘啊。于是我父亲天天要过去送柴、送米和菜等等,后来我母亲跟父亲说:“干脆把你娘接过来和我们一起吃住吧,我们家人多,会照顾好她老人家的。免得跑来跑去照顾不周。”当年母亲因为生了我,全家人被祖母赶出大湾分开过日子,但是母亲依然对婆婆毫无怨言,分家是迟早的事,人多分家是顺理成章的事,母亲常说:“父亲用椅轿抬回了祖母,就这样一住十来年,直到她最后离开人间。”

祖母的一生,算是中间苦两头甜。她在富裕的娘家做女儿的20个春秋比蜜糖还甜,不过甜中也有苦,按当时的陋习,她三岁就裹小脚,裹脚就是要将脚的食指、中指、无名指和小指四个指头的骨头折断,用裹脚布捆紧,不许下地,不许脚尖向前长,一直要包几十年,成为畸形的小脚。我小时候问母亲,为什么娭咀的脚那么小,妈妈您的脚那么大呢?妈妈告诉我说:“你娭咀是富家女,妈是穷孩子,穷孩子从小就要劳动,万一揭不开锅的时候,还要出远门讨饭吃。富人家的女孩就不同,裹脚时有保姆护理,不愁没饭吃。饭来张口,衣来伸手,做父母的只愿女儿以后嫁个好婆家。脚小,丈夫和婆家人才不嫌弃,小时候吃了这痛苦,长大才能嫁个好丈夫。大脚婆以前都被人瞧不起,只能给穷人家做童养媳、当牛马用。后来到民国时候,听说是一个姓孙的人管大家,号召天下女人都不要包裹脚,从民国初年开始就不兴女孩裹脚了。妈是民国二年生的所以没包小脚。幸亏没包,要是包了的话,你外婆死了以后,谁来照看我,我两个弟弟谁带?饭都吃不成啰……”

后来娭咀洗脚,我就好奇的去帮她洗,发现她的脚除大脚指外,其余四个指头,都是往下弯折粘在脚板上,本来该向前长的骨头也都弯曲在脚背上,使脚背拱得高高的,脚前面尖尖的。裹好布穿上鞋袜,会觉得又尖又细的小脚看着漂亮,其实一解开裹带就吓死人,她的童年和少年想必也是痛苦的。

59年我刚参加工作,暑假在县城学习,回家前特意给娭咀买了好些吃的,有蛋糕、饼干、白糖,更有趣的还有稻草馒头—稻草馒头是用稻草磨成粉发酵做成的,那时算顶好吃的。买这馒头要排好久的队,还是限量供应,(不要粮票)在那个年代,能吃上这么好的东西真是不易啊。娭咀感动了,感动得抓住我的双手眼泪盈眶,泪水滴在我手背上,我感到心中一股暖流串过。我的孝心融化了祖母多年的铁石心肠。我想,她的流泪可能有两方面的原因,一是被我的孝心感动;另一方面也许有些后悔吧,我出生后她嫌弃我是个没用的女孩,就要我们分住,什么也没分给我们,跟打发叫花子一样,量一斗米,八口人不足一天的粮食。我以为我们全家人早就忘得一乾二净了,她还耿耿于怀,有后悔之意。我的孝敬牵动她老人家十八年前的回忆,八十高龄的老人脑子清晰,耳聪目明,可惜呀关在这十多平方米的房子里受小脚的限制不敢出门走动。

有天晚上,我又去陪她老人家说话,她起身从枕头里拿出一块白白的圆圆的沉重的东西给我,我开始还以为是吃的,她却说:“这是我最后一块银圆,你留着做纪念吧。”我说我不能要老人家的东西,您还是自己留着吧,可是怎么也说不过她,只好收下。那天她聊了很多自己的事,她说我七老八十了还留着它干什么。她说我嫁来杨家,除嫁妆外,父母还另外给了200块大洋叫我留着备用,你公公(我祖父)去世得早,后来家中的钱早花完了,贰佰块大洋补贴得所剩无己,我和你公公结婚是自由恋爱,在当时是不允许的,本来要听父母安排,但是我坚持要嫁给你公公。你公公缝衣技术很好,长得也一表人才,脾气性格好,对我更好。后来父母和长辈也觉得杨师傅很实在,还满足了我父母的要求,买了田地,是条汉子,就勉强同意了。到现在我才知道我是错误的,他比我大二十岁,天天在外面做工,我跟他20年夫妻,最少有15年他不在家睡。他去世时,我才40岁,拖儿带女一大堆没人管,孤儿寡母受人欺。那时你爸爸最大,才15岁,家里没劳动力,唯一能勉强劳动的就只有你爸,你大叔学做衣服还没出师,满叔年纪小又懒,不肯下地,只好请零工,还把你两个姑姑嫁出去做了童养媳,才勉强维持这个家,现在我终于享福了,有你们疼我,孝敬我。

周转箱托盘
北京汽配管理软件
时代广场基本信息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